月宫玉兔 月宫首页 原创 同人原创 查看内容

《性转白娘子之渣蛇报恩》第六章 大结局

2019-5-3 14:34| 发布者: 月兔来此| 查看: 711| 评论: 32

摘要: 本是游戏之作,不小心成了个故事,不喜勿怪~
      那是个懒洋洋的秋日午后,大白路过一棵青松树,一时好奇就飞了上去。

  他就是在那里遇到小青。

  小青眯着颜蜷缩在枝头睡觉,猛地感觉一阵摇晃,他睁开眼:“谁特么吵劳资睡觉!”

  “咦?”大白惊喜地望着他:“小蛇妖,脾气可真不小呢!”

  “叫谁小蛇妖?马啦个靶子的……”

  熟悉以后,小青和大白决定结伴修仙。山上的日子怪枯燥,小青经常溜下山玩耍,好几次差点被人抓去吃掉,幸亏有大白。

  小青自幼在蜀中长大,成日里听的都是些乡野粗话,什么“格老子”“瓜娃子”“你个龟儿”张口即来。大白嫌其粗鄙,便去人间的书坊走一遭,买回了《千字文》《道德经》《诗经》《楚辞》……等回来,耐心教学。

  大约一二百年过去,大白半哄半蒙,总算将他培养得满腹经纶,不输人间探花。

  二人在山中结拜为兄弟,发誓一起苦修成仙。

  眼看大白修为渐涨,迈过了千年的坎儿,兄弟俩一起去南海拜求观世音菩萨。恰逢观世音菩萨显灵,点化大白,如欲修成正果,尚有一事未了。
  大白回去后冥思苦想,这才想起自己八百年前在山中溜达时,曾为一小牧童所救之事。

  “一定还有别的法子,一定还有别的法子!”回首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泪流满面的大白返身扑了上去,紧紧搂住小青的腰身,双唇毫不犹豫地压了上去。

  他所说的法子,就是双修。

  大白冰凉双唇贴上自己的瞬间,小青脑海里“轰——”地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一片空白。

  妖想快速地提高修为无非两个法子,一是吞噬,二是双修。

  暴走的烛龙之力似乎察觉到这具身体的异状,变本加厉地折磨起小青来,将他浑身肌肤烧得滚烫!

  “咕——”小青下意识咽了下干涸的嗓子,仿佛尝到了杨枝甘露美味般,反过来吸住对方唇瓣。

  大白怔了一下,顺从地张了张嘴,任由对方滚热的舌头滑入自己的口腔,接着是狂风暴雨般的掠夺。小青有力的大掌覆上他后脑勺,手臂搂上他腰肢,俩人滚了一圈后,位置正好交换。

  漆黑洞穴里,交叠的二人聆听着彼此有力的心跳,紧紧融合在一起。粗野的喘气声一浪接着一浪,大白尖利的爪子划过石板,带起串串火花。

  入夜,银白月光照进洞穴。

  大白依偎在小青结实胸膛上,两颊嫣红,双眸如水,周围都是他们放肆后糜糜的气息。

  “只羡鸳鸯不羡仙。”大白轻声念叨着这句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戏文台词,含情脉脉道:“浮华人世本是一场空,怪我没看透。早知如此,我又何需一味求仙,倒不如与你作对快活妖精。”

  “你不后悔就好。”耳侧,是小青慵懒低沉的声音,他用双唇叼住大白耳珠,故意来回磨蹭。

  “你你……你……啊……”大白在他的撩拨下忍不住喘气,浑身发软之余,腰肢免不了一阵抽疼,瓷牙咧嘴哀求道:“好人,且饶了我这一着吧!”

  小青不搭理,火热的吻沿着他颈项密密往下,在锁骨处停下来,吸允起来。

  “饶……命……”

  经过两天两夜的探索,小青现在完全掌握了大白身体的特征,专挑他敏感处下手。

  俩人在洞穴中度过了无比荒唐的半个月,仿佛要将过去积压了几百年的情愫,一次性释放。

  大白唯一愧疚便是许仙。现在的他,已经无法以良人的身份停留在许仙身旁,可一想到她此刻正身怀六甲,小青沉默了。

  最终,俩人达成协议,下山找许仙。
  
  “相公!”许仙看到久违的丈夫,激动地扑了上去,迎接她的不是熟悉温存的怀抱,而是大白下意识的疏离:“仙儿,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身体可好?”

  “好,回来就好。”许仙收起眼中的失落,瞥了眼一路跟来的小青,微笑道:“看见小青没事,我就放心了。”

  小青爱屋及乌,对她有所愧疚,也不计较她害死自己肉身之事。

  许仙兴奋地为他们张罗酒菜。

  夜里,大白按照事先与小青的约定,依然留宿在许仙房中。许仙几度想与他亲热,都被他以对胎儿不好为由拒绝,黑暗里,许仙怔怔地盯着被月光照射得有些惨白的帐顶,心里明白,那个体贴入微处处护自己周全的良人已经不在。

  同样是黑暗里,大白假装阖眼熟睡,脑海里却是与小青洞穴缠绵悱恻的场景。

  清晨,许仙起了个大早,替二人准备了丰富可口的早膳。

  这点让心软的大白更加无法开口。

  他们在洞穴中商定,回来后就告诉许仙真相,然后用法术抹去她全部记忆,等她顺利临盆后,就给她重新安排个好人家生活。

  许仙似乎有所察觉,忽然牵住大白的袖子垂泪道:“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在西子湖畔同舟共济,结为连理,如今我有了你的骨肉,难道你真的就那么狠心抛下我……”

  大白黯然:“你在八百年前救了我,我很是感激,可是……”

  “听说金山寺法海老禅师精通佛学,能看过去未来,你陪我一道去求支签文如何?”许仙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询问,对面的小青蹙起眉头。

  “你是妖我是人,这样的孩子前所未有过。法海禅师普度众生,一定不会嫌弃他的,而且我也想知道这个孩子将来是不是有出息,能为他爹娘争光。”

  大白心软,想了想点头道:“如果这样能让你有所寄托,我明日陪你走一趟又何妨?”

  “择日不如撞日,我想今日就去。”许仙立马道。
  
  一路上,小青都沉默不语。

  许仙身着宽松的长裙,巧妙挡住凸起的腹部,走在断桥上的她回眸一笑,颇有吴带当风的仪态,后面的大白不禁为之一怔。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又看到了西子湖上,袅袅少女的许仙。她青春而俏丽,衣着质朴,笑容却清甜而可爱。

  心中的愧疚又加深了些许。

  直到迈入雷峰塔的刹那,他听见小青在身后怒吼:“不要——”

  砰!

  巨大的石门落下,将他与万丈红尘隔离开来。

  站在远处等待他们的小青,在觉察不对劲时,大白最后一只脚后跟正好迈入门槛。

  他被死死地困在塔内。

  “相公……”许仙怔愣地盯着忽然落下的石门,她身后是胡子花白,一身红色袈裟,手持莲花金钵的法海。

  “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我相公他,很痛苦。”许仙恍惚听到大白在里面痛彻心扉的叫唤。

  “一切皆是因果。”

  许仙心中不安,才要追问,远处传来小青怒骂声:“想不到佛门清净之地,也做出此等下三滥暗算之事,死秃驴,还我人来!”

  他越打越生气,几次三番想冲过来,都被阵法困住。

  许仙后退了两步,嗫嚅道:“大师,他可是妖。”

  “此乃上古仙人传授下来的‘伏魔金阵’,专门克制此等妖物,施主大可放心。”

  “嗯嗯。”许仙微白着脸点点头,低声道:“他挺厉害的。”

  “许仙,原本以为你单纯善良,不想也这般恶毒,竟然骗他!你这个毒妇!”小青为伏魔阵所困,咬牙切齿。

  “是你抢我相公在先——”

  “轰——”身后传来巨响,是大白撞破石门而出的动静。

  法海见状不由跌足:“百密一疏,竟忘记他有千年道行护身,没有封印的情况下,就算是巨石也挡不住的。”

  大白撞破石门飞了出来,重重地甩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雷锋塔锁住了妖法,她是用肉体蟒身硬撞的,免不了吃些苦头。

  “老和尚,我二人与你无怨无仇,如何这般对待!”

  “你二人皆是妖物所化,本该在山中精心修炼,以证仙道。偏偏跑到凡间来,与凡人纠葛,这也罢了……竟然草菅人命,杀生求道,那便是邪道,人人得而诛之!”

  法海这声灌入了深厚内力,直震得伏魔阵中小青“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俊美的脸颊上血色锐减。

  “胡说八道!老和尚,我二人行走人世若干年,从未妄动杀念……”大白说着说着,想到那日被自己掏尽五脏六腑的粥叔,皱眉道:“那人杀我同胞无数,开膛剖腹,烈火油烹,我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阿弥陀佛,众生平等,杀人便是不对。”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放了他!”

  “善哉善哉,还有一条人命需要追溯……”法海摇摇头,说出烟花巷中花魁惨死的案子,他曾亲自勘察过死尸,脖子上有一对细小的牙印,明显是蛇妖所为。

  “此事与我二人无关。”大白否认。

  伏魔阵里,小青越打越吃力,金色的阵法瞬息万变,仿佛千军万马同时进攻。逼得他不得不使出全力,一时间可谓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闻言骂道:“老秃驴!有本事撤了阵法,你我公平较量!”

  法海合掌念了几句咒语,伏魔阵顿时光芒四溢,没过几下,就将小青四肢绑住,另起无法动弹。

  他如审问犯人般问小青:“你可曾吸食过人血?”

  “关你屁事,死秃驴——”小青骂不绝口。

  法海又问:“你身上的魔性是从哪里来的?你既已入魔,只怕这世间便容你不得。”

  “……”小青的回答是一顿臭骂。

  大白这是反应过来,小青之前的异常,他的体温,皆是修炼禁术造成。“老和尚,你休要咄咄逼人!他不过是吸收了烛龙的残灵……”

  “是我!老秃驴,有本事杀了劳资!血是我吸的,人是我杀的!”事到如今,纸包不住火,小青不愿看到大白为自己定罪,一股脑都承认了。

  是他修炼禁术没有掌控好,走火入魔吸干那花魁女子的血。

  “孽畜,你可知你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法海呼喝一声,周围风云聚变,伏魔阵中也起了异常。

  “小青——”大白看出法海是想让小青灰飞烟灭,于是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冲进阵法中。

  俩人在伏魔阵中拥抱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的许仙彻底崩溃了,拾起地上不知谁人掉落的宝剑跑过去,拔剑刺进大白心脏。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

  大白在钻心的疼痛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女子,飘扬长发在空中乱舞,她颤抖的剑尖让其痉挛了几下,漆黑双眸倒影着彼此绝望而无奈的神色。

  “啊——”小青仰天长啸,西湖决堤,洪水沸腾涌动。

  “为什么?”许仙拔出插在他心上的剑,顿时鲜血狂奔,不一会儿就将大白一身飘逸出尘的雪衣染成夺目红色。

  “仙儿,我印象中的仙儿,温柔善良,对山间小蛇尚且心存怜悯……”大白缓缓倒了下去。

  “你陪我一世都不行吗?你是妖啊,八百年对你不算什么,可对我们,那是多少个生生世世?你也说了,那是八百年前的我,一个孩子,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是为自己考虑的少点。”

  “我是个世俗的女子,没有伟大的想法,我只要我的相公埋头守着我生儿育女!我本是西湖边普普通通的穷苦女子,是你,把希望带给我,又亲手打碎!是你,给我幻想,又逼我面对。人的世界是很艰难的,你明白吗?”

  “你可以冲我来,冲我来!”小青想替心爱的人止血,想扶起虚弱的他,想为他疗伤,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我不怪她,小青……不怪她。”大白的声音虚弱而无力。

  殷红的血像地毯般蔓延着。

  “哐当”一声,许仙扔下手中的长剑,呢喃:“爱会让人盲目,也会让人自私。是我……杀了他……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相公……”

  “就是……现在……”许仙跑出去后,大白忽然扯了下嘴角,全身心地催动起一个新的阵法。

  鲜红的光芒一瞬间笼罩整个伏魔阵,光芒中白衣染血的大白倾城一笑,天地都为之黯然:“走!”

  不等小青反应过来,一阵红光包裹上来,眨眼间,阵法中的人就只剩下大白。他抿了抿带血的嘴角,飘然道:“可惜我修为有限,不能与你一起逃出生天。若有来生,你我再续前缘。”

  “孽畜,你竟然放走一个大魔头!”法海愤怒的声音飘入耳中,大白含笑闭上眼睛。

  他用自己的鲜血结阵,将小青送到千里之外的安全地带。这就够了。
  
  
  若干年后,西湖断桥边。

  几张简陋方桌摆在浓密树荫下,一群汉子坐着长条凳,边磕瓜子边听人说书。

  “……话说那白娘子被法海镇压在塔底后,许相公也随之出家,每日在雷峰塔附近打扫徘徊,说是要等娘子出塔一家团聚咧!”

  “哎呀呀,好一个痴情相公!”

  “这白娘子也是有情有义,就算是妖又如何?”

  “也不知他们后来团聚了没有?”

  众人议论纷纷,瓜子壳洒一地,角落里坐着的小童奶声奶气道:“爹爹,他们说的妖是我娘亲吗?”

  “嘘——小声点。”青衣男子轻勾嘴角,笑容淡淡道:“他也是你爹爹。”

  “那我不是有两个爹爹?”小童可爱的包子脸泛起了褶皱,他很苦恼啊!

  “嗯呢。”青衣男子显然不打算给他解释过多,微笑道:“还有十七年,仕林就可以见到爹爹了。”

  “太好了!我好想他,爹爹,爹爹他是不是和爹爹你一样好看?”

  “他比爹爹还好看,你爹爹是全天下最好看。”青衣男子刮了刮小童的鼻梁,二人手牵手,消失在熙熙攘攘的断桥上。
  
  
  全文完
  
  
  注:仕林是半妖,和妖一样长寿,所以童年期也特别漫长。

2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匿名 2019-12-13 20:45
马克
引用 兔兔辣么可爱 2019-12-3 09:35
完结撒花,但是。。。为什么我看了一篇BL文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9 13:55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3 16:19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0-31 15:22
面壳
引用 匿名 2019-10-29 16:50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25 16:53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24 16:48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0-23 16:13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9 13:01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8 23:49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5 01:09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1 20:43
马克
引用 半杯温茶 2019-9-24 19:54
好看
引用 548477 2019-9-24 10:49
结局啦
引用 匿名 2019-9-17 16:54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9-16 11:53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9-12 17:56
完结散花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11 07:31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6 06:10
马克

查看全部评论(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