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玉兔 月宫首页 原创 同人原创 查看内容

《性转白娘子之渣蛇报恩》第一章

2019-4-19 22:54| 发布者: 月兔来此| 查看: 555| 评论: 22

摘要: 脑洞,白娘子是男蛇妖,和许仙性别对调;改大白,男的叫小白不好听。许仙是女,小青名字不变,性别男。
       西湖美景,阳春三月。大白出洞,来寻恩人。湖光山色多潋滟,大白颜值赛神仙(自动带入你喜欢的任何神颜),废话不多说,小青先上场(风流倜傥):“果果,你看这人山人海,找人比捞针还难,我看还是算求鸟!”
      大白:“小青,果果说过多少回,不要说脏话,信不信劳资一巴掌把你打回巴壁虎原形。”
  
  
 第一章
  
  大白修炼千年,受观音指点,带着小青去西湖寻恩人。许仙站在桥上吆喝卖花,大白一眼望去,瞥见少女亭亭玉立的芳姿,心跳微乱,忍不住动了私心,偷偷施法。“小青小青,她就是我说的恩人!”话未落音,许仙已经卖完最后一束花,转身登船,大白连忙施展妖法,雷鸣电闪,淫雨霏霏。
  “船家,岸上好像有人呐!”
  “有就有吧,姑娘你操啥心来,说不定是登徒子!”
  “船家船家——”大白牵起翩翩白袖,一幅不胜狼狈的样子,小青气如洪钟吼道:“龟儿子开船的,没看到下雨了,回来接人,不然我打烂你的烂板板!”

  船上,许仙掏出手绢递过去,小青眉开眼笑正要接过去被大白一个蛇尾巴扫在屁墩儿上。大白用手绢擦着眉间水珠,肤如白玉,眸若明星,俊美的面孔世间罕有,连船夫都看呆了。这位郎君哪里人士?美得真是犯罪。小仙默默咽了口口水心想。
  “我哥他呀——哎哟!”小青龇牙咧嘴地瞪着大白。
  大白笑得如沐春风,天地失色,“在下本是苏州人士,因家中父母过世,特来杭州经商。敢问姑娘芳名?”
  “奴家姓许,小字仙仙。”许仙羞答答瞅了一眼大白,想自己年芳二八,也到了婚配年纪,奈何哥嫂家穷置办不起嫁妆,便耽搁到现在。
  大白没想到自己报恩的对象会是一名亭亭玉立的秀色少女,心便生了主意,小声问她,我家住附近花堂巷,与我家去喝茶如何?

  大白顺利诓得小仙,给小青使眼色。船靠岸后,小青悄悄溜在前头,找了个破旧的荒宅叨逼叨:“报个恩而已还搞那么多花花肠子,也不晓得你是想报恩还是想泡人?劳资给你搞个鬼宅,晚上黑人八叉,看你咋个泡!”说完一施妖法,破屋变华宅,门口还蹲俩石狮子。随手一点,扫帚成人形,一排婢女来来回,鬓上还插花戴柳,好不风流。
  许仙踏足望去,亭台楼阁,朱漆雕栏,莫不是皇宫内苑,倒像那戏文天家!“公子,奴家不习惯——”

  小姑娘吓傻了,死活不肯进屋,小青翘起指头朝天,一道旱雷打下来。“妈呀!”许仙吓了一跳,大白趁机说,“来吧,进屋躲躲,又要下雨了。”
  许仙拒绝,走了两步又退回:“那个公子,我能借把伞不?”
  次日,许仙收拾一番去还伞。大白殷勤地接待她,一面打听她家中情况,许仙胸口狂跳:“莫非,他要向我提亲?我要矜持矜持——”
  大白喝完一杯茶转入内室,没一会儿里面传来吵闹声,夹杂着娶亲家产的话。许仙竖起耳朵听,里头传来几个男人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大白长辈在逼婚。大白不肯娶他们说的女子,发生争执,然后气呼呼甩袖而出。
  大白不悦:“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再说我已经有意中人了!”

  长辈皱眉,威胁他:“今天太阳下山之前你再不娶亲,我们就收回这栋宅子!”
  “好!”大白爽快答应,然后走过去搂住许仙薄薄香肩高声宣布:“这就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
  许仙刷地一下脸红耳赤,大白附耳低语:“侠士路见不平尚且拔刀相助,姑娘就行行好?”
  许仙稀里糊涂点头,在一群婢女服侍下稀里糊涂沐浴更衣,换上喜服盖头。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拜堂完毕,送入洞房。
  洞房内红烛高照,龙凤呈祥,喜婆来洒了帐就退下去,一个沉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许仙低头,瞧见一双红色缎靴上绣着繁复精美的蟒纹,接着眼前一亮,大白手里拿着红盖头,冲她微笑。许仙结结巴巴问:“人都走了吧?”
  “嗯。”大白应她。
  “那我是不是该回去了……哥嫂会着急……”
  “不急。”大白挨着她坐下,一对盛装新人,并排坐在红红的帷帐下,许仙局促地爪起了脚趾。大白凑得很近,在她耳根边喷了口薄气:“三朝回门,我陪你一同拜见。”

  许仙少不更事,只觉他那一吹,整个后脊梁都拉直,颤颤道:“公子说笑,我们又不是真成亲。”
  “那就来真的。”大白揽过她腰肢,语气撩人,许仙双颊滚烫四肢发软,俩人正要亲上,被小青鬼哭狼嚎的惨叫打断:“有鬼有鬼,啊不,是妖怪啊——”
  “小青。”大白提剑冲出来,外头夜色沉沉,灯笼高挂,哪里有什么妖怪?小青嘿嘿一笑,指着头上月亮:“你看今晚夜色那么好——”
  “有妖怪?”许仙一颗心七上八下。大白将其搂在怀里安抚。许仙默默盘算,如果他是真娶我也不是不可以,这样的美郎君去哪里找?就怕他诓骗我,家里要有正室娇妻。
  然后逼大白发毒誓。大白发了,许仙还是不信,天上掉馅饼?大白慢解衣带,正要推倒,小青又开始鬼叫:“有妖有妖,这次是真的!”
  大白黑着脸开门,“妖在哪里?”
  “没了。”小青嬉皮笑脸走过去,小声道:“人妖殊途,哥哥你好生糊涂——”
  “我是报恩。”
  “分明见色起意。”
  “不跟你废话。”
  “劳资不允许!”小青霸道地挡在门口,挑衅地盯着他,月色下一双长眸狭长妖冶,太阳穴上的朱砂记红得仿佛要沁出鲜血。大白移开视线,哑声道:“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那我偏要管呢?”小青挽住他袖子,大白不由皱眉,小青哈哈笑起来:“春宵一刻值千金,新郎官还不快些就寝,莫让新夫人等太久!”说完,塞给大白一只小瓶,低声叮嘱:“头一晚别用得太频繁,新娘子着不住。”
  “相公。”大白出去这会儿,已经褪去衣衫,许仙羞答答缩在被窝里。
  “嗯。”大白沉沉地答应一声,注视着手里小瓶。
  “那是什么?”许仙睁大眼好奇地望着他。
  “没什么。”大白收起瓶子,“那个,你早些睡吧。”
  “啊?”许仙没想到才一会儿功夫,就变了,她该怎么办?
  
  “别走——”许仙咬咬牙,舍不得孩儿套不着狼,天地都拜了就是夫妻,起身抓住大白衣:“我怕黑,从小就怕。”
  “……”大白淡淡地扫了眼此时的许仙,一双雪白膀子露在外,葱手抓着薄薄的锦被,半遮不遮,隐隐露出胸前两团丘壑。许仙嘤咛一声,可怜巴巴望着他。
  “二更了,铛——”报更声自高墙外传进来。
  “有蜡烛。”大白捏起她手背,柔滑细腻,比小青原形真身有温度。
  “嗯嗯。”许仙顺势羞答答倒在他怀里,“相公时候不早,奴家替你宽衣罢。”
  “好。”大白嗓音有些沙哑。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摇落,星如雨。凤箫频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娇声喘喘,红浪不断,嫩柳那堪风雨,一声儿还比一声儿颤!揽蜂腰,弄双瑶,一茎香分花儿草,起起伏伏,累湿新枕,榻上叹郎无情,不知怜惜人。
  天光乍亮,大白眯了眯眼眸,怀中许仙一只手搭在他胸膛上还在沉睡。大白轻脚轻手穿好衣服出来,庭前两名婢女正扫落花,“小青?”
  去哪儿了?
  大白整个宅子找遍,心想这条小瘪蛇昨晚捣乱,今天不敢现身了。
  许仙醒后,面对空荡荡的床榻和一地的凌乱有些发怔。不过略微一动,“嘶——”脸色都变了,这这、实在太难以启齿。
  
  “娘子。”不知何时大白进屋来,附身看着她。这位刚和自己洞房一夜的男人,挺拔俊美得让人瞅一眼都心跳加速,许仙默默低下头不敢多看。
  “来。”大白温柔地握起她的双手,捏了捏纤细玲珑的腕骨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我帮你穿衣,我们一起用膳,然后出去逛逛?你想去哪里?”
  “我可能哪里都去不了相公。”许仙羞涩地偷看他一眼。
  大白勾唇,葱黄抹胸、杏红内衫、红绫褶裙、双鱼腰带……一件一件,像摆弄艺术品那样,整整齐齐地穿戴在她身上。
  真是个温柔的夫君,许仙心里默默感叹。
  
  “小青——”三个月了,大白总算逮着机会将小青堵在房门口,“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吗?”
  “劳资爱上哪上哪,这你也管?要调情找你夫人去。”
  “你这是什么态度?”大白蹙眉,带着质问的语气,“你的妖丹才结成没多久,正是加紧修炼的好时机,忘记在峨眉的时候怎么说的吗?”
  “忘了。”小青满不在乎地看着他,大白摇头:“你以前不是这样子,自从来杭州后变了不少。”
  “你不也变了?”小青陌陌地看他一眼。
  说好的一起修仙证道,你却娶妻生子;说好的报恩还债,了却尘缘,你却花前月下日日沉迷温柔乡不可自拨。
  “你在尘世的日子总归太短,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不明白的是你,教育个铲铲,蛇爷爷我在人间浪荡五百年,比你清醒明白。”小青气呼呼地冲出去,扭身一荡,化作一条青碧大蛇,在丛林间来回穿梭。
  “客官进来坐呗!”烟花巷里,一群艳丽的女子向过往路人献媚,“啊呀,好俊俏的小郎官,不进来喝杯好酒再走?”
  小青抚弄了下锦袖上隐隐流动的青碧光泽,随着那女子踏入楼中。莺莺燕燕环绕,美酒佳肴摆满桌,过唯有老鸨捕捉到这位出手阔绰的少年公子脸上不时闪过的兴味阑珊,上前替他倒酒:“公子一看就是见过大市面的人,姑娘若不合胃口仅管说,妈妈给你换顶好的。”
  “怎么个好法?”小青懒懒地望着她。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咱们胭脂楼的姑娘,都这十里花巷最水灵标志的,若是换一般的爷来我们……”老鸨咯里吧嗦吹嘘了一番,才派人去请“嫣红娘”来。
  那是一名腰身如水蛇轻灵,身段如杨柳纤弱,面庞似春花娇媚的妖娆女子。可是小青连眼皮子都懒怠抬一下:“会什么才艺吗?”
  “当然。”嫣红娘纵横花街几年,头一次遇到这么轻慢的客人,不禁昂起下巴,“公子想看什么才艺,奴家都会。”
  “说书。”
  
  

1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26 15:54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2-3 16:51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20 16:49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5 11:17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5 16:54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 08:50
面壳
引用 南雪 2019-10-19 23:49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0-17 19:38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10-8 17:43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28 07:58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9-27 08:43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9-23 02:33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17 07:34
有意思
引用 匿名 2019-9-16 23:36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16 07:34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9-1 20:52
好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8-21 13:10
dd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8-19 10:25
dd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8-8 09:07
dd
引用 红袖挽 2019-7-5 06:34
小青爱白蛇?

查看全部评论(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