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玉兔 月宫首页 原创 同人原创 查看内容

(封神同人)子虚狐言 (三)

2019-4-15 14:45| 发布者: 赏花书僧| 查看: 466| 评论: 3|原作者: 赏花书僧

摘要: 这只小龙崽子……可真是个宝贝啊。
“死狐狸,别摇了,你儿子快被你摇死了……”白翎翻着一对斗鸡眼,没好气地吐槽道。

他被老凤凰吵得不耐烦,左手一用力,白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公鸡打鸣一般地惨叫:“嘎——”

“……哥哥,你别杀它,这白毛鸡……看起来挺好看的……”小青龙一动不动,声音有气无力,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

丹朱还没作出反应,白翎头顶的翎冠先扎煞起来了,一双翅膀扑腾挣扎,眼睛冒着滋滋的火光:“……狗狐狸!这蛇崽子骂人方式跟你如出一辙,连一个调都不带差的——还说不是你儿子!”

他皱着眉头将掐着老凤凰的手递远些:“你这鸡崽真是吵死了,咯咯哒咯咯哒……老夫我可没听说,昴日星官要换你这只牝鸡来当了。”

“你才是母鸡!”白翎真的气得脑门子上简直冒出火星来了。

“火力再大点就好了……”狐狸将息生甩在地下,右手掌中幻出一只碧玉葫芦来。

那知白翎一见了此物,当先吓得脸都跟那碧玉壶一个颜色了:“你疯了!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哈,我这蜜壶闲置了万万年,也该是时候来清理一下了……”他歪着脸,瞄了一眼吓得魂不附体的白翎,“啧,我这蜜壶还没收过品相如此之差的羽族呢~”

“要杀要剐,你白爷爷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凤凰!只是你不该将那恶心腌臜的东西来辱我!”

“我可不喜欢用强,你这种老公鸡肉质柴得很,我才看不上呢,你家可有品相不错、将成年的小凤雏啊?”他对老凤凰抛了个如丝媚眼,吓得白翎一哆嗦,身上的羽毛又秃掉了几根。

“你个老不知羞!我——”

“丹朱哥哥……”幽怨的口气,从地上传来。

他低头瞅一眼,息生正盘了尾巴,正气鼓鼓地看着他,浑身焦黑,已看不出原本颜色,头顶还冒着丝丝白烟,看着有点滑稽。

“你还没死啊,”他撒开掐着白翎颈子的手,有点惋惜道,“我正准备炖鸡肉蛇羹汤呢。”

“丹朱哥哥,你可真是恶趣味。”息生一面闭目调息,一面口中不忘唠叨一句。

那老凤凰咳了两声,恨恨地抚了抚颈子,立在原地没走,仿佛终于也顺过眼来了:“你这小崽子……莫非是龙?”

息生叹气道:“您老人家瞧着我像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也没什么父母尊亲……自然也不知道出生来历。”

白翎掸了掸羽毛,假装刚才无事发生,摆出来凤王的架子来:“龙族么,老夫从前也是识得三两只的,老夫瞧着你这样子,倒也比这骚狐狸精强上了百倍;你若是想回归龙族,我倒是可以从中斡旋一二……”

“鸡崽子,你是说,你几万年前对北海的龙女死缠烂打,求亲被人家当面拒绝的事么?”

白翎涨红了脸:“……谁、谁死缠烂打了?!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只浪荡狐狸怎么会懂!”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放着满山乱飞的彩凰看不上,你们公鸡崽子为什么总想着勾搭龙族呢?”

他活得太久,小肚鸡肠得很,又酷爱打听八卦,这鸡崽子开罪过他,所以老凤凰从小到大的干过的丢人事情,他可是都能如数家珍。

“……若不是当初你从中捣乱作梗,云容公主如何会一朝绝情,视我如陌路!”

“空口无凭,你们凤凰不是挺讲脸面吗,小云容再不济也是个血统纯正的龙女,嫁你这只花心的山鸡实再太委屈啦!”

“云容忽然问我,凤族失断翎尾是不是不贞之兆,我就应该猜到是你搞的鬼!”

白翎年轻时候心高气傲,被云容公主一顿没由来地含沙射影,又扯到了旧日之耻,心中气盛,也不肯低头向心上人解释,导致这段情缘才无疾而终。

云容最后嫁与西海龙子,白翎为情所伤,不再交付真心,镇日游戏花丛。自打承袭凤凰族王之位,更是广纳妾室,反而证实了狐狸精的胡说八道。

“哎呀,你看云容现在简直是闺阁悍将,若你当初娶了她,龙族会让你有机会纳妾么?你现在还能有这满山乱飞的后宫佳丽,你真该谢谢我才是。”

白翎心里头恨狐狸,也恨云容公主当初轻易受人挑拨,连带着对龙族也不待见。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都说凤毛麟角难得,龙族现在凋零,连上古的神祇都已殒落,四海八荒的龙族都已经式微隐没。

洪荒时代的万神,寂灭的寂灭,归隐的归隐,只剩下龙族最接近神。

虽然现在六界混乱,各自为据,但这天地之主,恐怕迟早都会由龙族一统。

这只小龙崽子……可真是个宝贝啊。

天下既定之日,鸟族将来能否分得一杯羹,全看这只龙崽子了,想到这里,白翎的眼睛开始冒光。

“我说鸡崽子啊,我们正好路过你这里,现已日薄西山,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作为地主,不招待一下我兄弟俩么?”论没脸没皮,谁都不敢跟他这个老狐狸精比。

白翎狠狠唾了一口狐狸:“呸!你这老东西是不是整个脑袋都是实心,面皮厚贯西东,人家一只小龙崽子,你这匹骨头都快成化石的老狐狸,你好意思腆着脸称兄道弟!”

“你看看我这张青春永驻的脸,你忍心让他开口喊我老祖宗么?”他摸了摸脸,毫无自觉。

“小龙崽子,你叫什么名字?”白翎对狐狸翻了个白眼,无视了他,转而笑眯眯地问息生。

“我叫息生,取‘生无所息’之意。”息生抖落一身焦土,点头答礼。

自动删掉“白毛鸡”那段记忆,老凤凰对息生彬彬有礼的教养很满意:“嗯,这名字不错,比什么‘红猪’、‘绿猪’有文化多了!”

“……我的名字是丹朱哥哥取的。”息生抬眼看了看丹朱的狐狸脸,果然又是扬扬得意的神情。

白翎尴尬地咳了一下,岔开话题:“这夜色已至,老夫看你又一身狼狈,不如去老夫寒舍小住两日休息一下?”

“我听丹朱哥哥的……”息生到底还是个孩子,一路上偷偷跟着丹朱,本就底气不足,此时只怯怯地望着狐狸。

“啊,息生啊,这里鸟生蛋不熟的,咱们还是回狐狸洞吧——”他伸手就准备提起那小龙崽子走人。

爪子还没够到息生的脑袋,他就被白翎猛力拖到一旁,悄声道:“这傻龙崽子……你到底从哪里骗来的?”
1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juanjuan湖水 2019-4-16 09:54
哈哈哈哈  有意思
引用 哆啦A梦N6 2019-4-16 09:50
撒花
引用 瓜田月下 2019-4-15 15:56
虽然在天地赞了,可是这里可以给大大送花

查看全部评论(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