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玉兔 月宫首页 原创 杂谈专栏 查看内容

涎饼者说

2019-4-14 18:16| 发布者: 赏花书僧| 查看: 457| 评论: 8|原作者: 赏花书僧

摘要: 粉圈之撕逼,叫嚣乎实绩,比奢乎代言;唯独吾饼者,无实绩而不费钱焉。
常山之地产野雉,白质而心黑,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炊之以为饼,复佐以依云,可装逼、躺粉,灭智商,去三观。其始公公以馍籍聚之,岁赋168。募有能撕逼者,当其租入。涎饼之人争奔走焉。

有吧主者,专其行六载矣。问之,则曰:“为配撕男主,担主撕男二,吾为之戎马六载有余,今失籍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荐尔新主,易其主,去饼籍,则如何?”

吧主大戚,汪然出一手机,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失机之不幸,未若易主不幸之甚也。向吾不粉雉,则久无名矣。自吾六载为其粉,积于今官至吧主矣。

而别家之粉生日艰,殚其囊割韭,竭其力女工。买号而抡博,点赞而控评。赔笑脸,反黑苦,伏低做小,往往而脱粉者,为此也。昔与女共演,炒作西皮,幸免者十无一焉。与男共演,艳压群郎,幸存者当无其二焉。

吾家撕之者,今其十无一幸免焉。非死即扑尔,而吾家以撕逼独存。

粉圈之撕逼,叫嚣乎实绩,比奢乎代言;唯独吾饼者,无实绩而不费钱焉。

吾为吧主勤勉,登其号,改一品温言,则怡然窃喜。事发之,辞之盗号,退而称之曰机为盗所窃,以掩人耳。盖倒贴被抓包者鲜焉,其余则撕逼而乐,岂若别家之薄皮要脸哉。

今虽发东窗,比吾家躺粉则已勤甚矣,又安敢见责耶?”

余闻而愈悲,路人曰:“粉圈脑残多也!”吾尝疑乎是,今以饼粉观之,犹信。呜呼!孰知粉圈之毒,有甚于是饼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食瓜客者得焉。
1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南雪 2019-11-7 14:41
太太实在有才!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9-19 01:00
都是文化人
引用 红袖挽 2019-7-22 03:56
点个赞
引用 兔子要吃瓜 2019-4-23 14:12
给大大点赞
引用 沉默的兔子 2019-4-16 16:45
油菜花
引用 月饼只爱吃瓜 2019-4-16 01:43
到底是真有文化之人呀
引用 可爱兔 2019-4-15 14:30
油菜花啊
引用 小超人脱掉马夹 2019-4-15 11:53
油菜花,今天看到wb有人搬了

查看全部评论(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