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冷箭

2019-4-8 09: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30| 评论: 61

摘要: 习惯性开头发三章;后面就是章更啦,不定期,保证每周三更直到更完如何?把你们的小发发交出来,发发越多章节越肥~~~!!! ps:作者不要脸起来自己都怕,比如照镜子美死,喝水呛死女主这种梗一点都新鲜~~~ ... ... ...
    
     “有人出很高的价钱。”一名穿灰色长袍的捕快走了进来。
  这人大约四十出头的年纪,没有胡子,褐黄色的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所以你想说什么?”天月握紧手中的剑,关节微微发白,仿佛随时可能冲上去。
  捕快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我是来当说客的。”
  “哦?”
  “难道我不配吗?”捕快一脸自信地扫视着天月,“别忘了,这里是东临,不管你伤了谁,都会被全族流放。”
  “谢谢你的提醒。”天月讽刺地笑了一下。
  曾经傲视一方的东临,而今已经沦落到势利鹰犬之手。
  “很好。”捕快假装没有看见她眼底的讥讽,点头道:“从今天起,你们的人不能再从集市上出现,还有书院、茶坊、戏院……这些通通都不能。”
  “凭什么?”众人愤怒。
  “因为你们是灾难。东临肯收留你们已经是最大的仁慈,而你们却要将灾难带给我们的子民,他们是无辜的……”
  “我们不是灾难。”人群里,天月的声音坚定而蕴藏力量。
  捕快眯起眼眸:“可他们不那么想。这不仅仅是城主的意思,而是大家的意思,明白了吗?”
  “我们不是灾难。”天月又重复了一遍。
  “冥顽不灵。”捕快不悦地咒骂了一句,拧着眉头转过头去,宣布:“从今天起,你们不能踏出这个府邸半步,否则……”
  一个獐头鼠目的小捕快溜到他跟前,嘀咕了两句。捕快神色一变,匆忙而去。
  “要不去找城主吧?”有人小声建议。
  “有用吗?”无戈问。
  “……”
  四下里一片死寂。

  闻城的冬天灰蒙蒙的,无处可去的族人搬了凳子,在院子里呆坐。偶尔,一两个卖糕点的小贩路过墙外,沧桑的嗓音热情地喊着:“绿豆糕红豆饼炊饼——”
  族人憋闷又无聊,尝试在院子开荒,搭了个暖棚,预备种些瓜果蔬菜贴补。谁知那四方门的人连这都不允许,偷偷勾结那捕快,以“违章搭建”为由,带人强拆了那棚子。
  将才刚抽芽的一片庄稼,恁是踏成平地。
  此举大大惹恼了众人。这日,族中几位干练者不约而同打门,在正对街道的位置搭了个简易戏台,插科打诨,自发说唱表演起来。
  故事里讲说,从前有位国主很有抱负,任人唯贤,广开言路,朝中名臣辈出,短短数载就将国家治理得繁荣又强盛。各国商客纷纷涌入,其中某城系地理缘故,倍受青睐。
  国主深感荣幸,于是将律法定制得更加开放,以便让四面八方的人都能享受其庇护。谁知好景不长,这个国家终于还是没能逃离“盛极则衰”的厄运,不知不觉中没落下去。
  有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固然风光不在,风骨还是幸存一二的。某天,一位梅姓才子因难而奔之,国中欣然接受,多爱慕其才。
  “这样说来,这位国主还是个不错的人了。”故事演到一半,有路人忍不住插嘴。
  也怪这月灵族人太有天赋,随便那么几下子,就吸引了一大堆路人围观。一入神,自然就忘了这座府邸被封禁的事。
  有人道:“这故事我听过,那梅才子十分了得!”
  “吁——”此时人群里走出一名书生打扮的青年,扼腕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位所谓的梅才子,性情诙谐狂放,多有乖张之处,如今早已不知所踪!”
  “那也未免可惜了。”路人感叹道。
  天月忍不住追了出去,牵住书生之袖:“你可知他去了哪里?实不相瞒,我们来此间,也是有寻他的意思。”
  “这位将军——”书生文绉绉地冲她拱了下手,沉声劝道:“尔等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有功夫管他人闲事么?”
  “话不能这么说,这位梅才子,与吾等本系同乡。”
  “那你就更不应该管了。”书生摇头。
  这时,四方门那走狗与捕快带人冲上来,三下五除二将戏台子砸得粉碎,月灵族人不堪其辱,纷纷亮出武器。
  剑拔弩张之际,不知谁朝对面放了支冷箭,“嗖”地一声钉在捕快屁股上,他正要扭头招呼人去召集人手,立马大叫起来。
  顷刻间,两队人马打将起来。
  “住手!都住手!”
  “反了反了!”
  “把他们撵出去!”
  “全部杀!给我杀!”
  ……

  残阳似血,笼罩着满地狼藉。
  四方门和捕快的人都退了,而代价是一场恶战,剑握得太久,手指有些僵硬,这是天月此刻最真实的感受。
  一名楚楚可怜的少女朝她走过来,天月坐在大理石的台阶上 ,冷眼凝视。
  “对不起。”少女低垂着头,小心翼翼地瞟了她一眼,用抽抽噎噎的声音道:“我只是气不过,他们欺人太甚了……我知道我这样做有些冲动,但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这里是东临。”天月道。
  “他们应该不敢再来了吧?毕竟……我们赢了,是吧?”少女又偷瞥了她一眼,补充道:“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也挺好。”
  “见识我们放冷箭的水平么?”
  “对不起,都怪我太冲动,连累了大家。”少女颤抖着纤长的睫毛,晶莹的泪珠一滴滴从她无辜的大眼中滑落出来,是那样的惹人怜爱、同情。
  天月不由地蹙起了眉头,心中说不出地烦躁。因为有人已经开始为她说项:“将军放过她吧,她可能真的只是一时冲动。”
  “虽说如此,未免也太冲动了些。”无戈冷冰冰地提醒众人:“如果她刚刚一箭射死了那捕快,需要陪葬的却是将军,你们别忘了,这里是东临。”

  一个城一套准则,闻城的城主自半年前就闭关,城中大小事务,多交由这些鹰犬执行。
  他们若是“坏了规矩”,那些人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对所有人进行驱逐或杀戮。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气不过,恨极了,才会一时糊涂……”
  “是么?那刚才打起来的时候,她躲在那老槐树后面作什么?”
  “我害怕……”少女娇怯地为自己辩解,惹得众人一片哗然,争论不休。
  有眼明心亮者嗤道:“你就别装了,方才我在你身后瞧得仔仔细细,原本是我们占了正理,将军待要以此为条件,弹压他们一番。可你好端端弄那一箭,引得双方大打出手,如今却在这里猫哭耗子!”
  “够了!”那少女还要为自己辩驳,被天月一声呵斥吓住,眼神愤愤地盯着她。天月冷下面孔,命人将其驱逐出府邸,随后再命人偷偷尾随,只见她哭哭啼啼拐出巷子,闪身就钻进了四方门的地盘。
  众人皆无语。
  这夜,无戈正卧床睡觉,一枚暗器“噗”地穿透他房间的窗子……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25 14:50
还有吗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10 13:37
顶顶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9 13:31
还有吗?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8 19:16
想看后续
引用 南雪 2019-12-6 20:28
宫主,还更吗?
引用 南雪 2019-11-28 09:32
宫主还更吗?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1-2 21:00
…………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31 21:17
最后队伍只有我一个人了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31 09:54
宫主还更新吗?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6 14:11
马克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3 21:06
又来了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2 19:16
来过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1 23:38
又来了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1 10:58
来了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0 19:56
又来了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18 15:31
又来了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18 02:43
马克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17 20:53
更不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17 12:07
马克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16 13:17
等更

查看全部评论(6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