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玉兔 月宫首页 原创 杂谈专栏 查看内容

瓜蜜女孩

2019-3-19 15:54| 发布者: 赏花书僧| 查看: 711| 评论: 9|原作者: 赏花书僧

摘要: 饼妹一出现,所有吃瓜的人便都看着她们笑,有的叫道:“饼妹,你家又倒贴四番了!”
文学影视作品,凡是形容女孩的,那意象往往也叫人喜爱。

“xx女孩”是剧方瑰宝,我却总不大喜欢。

说起来可笑。去岁夏天时候,有一回看了部香蜜,不想叫香蜜女孩撕了一回,吓得我差点儿怀疑三观。

别人告诉我说:灵修女孩轻易不咬人,准是误以为你是四番粉,要妨碍她们看灵修,才咬你;一咬人,她们自己也暴露智商,不做人了。我听了,觉得那灵修女孩可怜,原谅她们了。

可是从此以后,每逢看见“xx女孩”,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

香蜜的撕逼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官方建的灵修超话,超话里预备着灵修剪辑,可以随时观摩。灵修女孩,追剧归来,每每在官博下发上几条评论,辱骂四番——这是大半年前的事了,现在辱骂要升级了,在豆瓣建了专组,跨剧跨界地追杀;倘若小号多的,便可披了别家的皮去明踩暗骂;如果智商高的,那就能写小论文洗脑加戏。但这些灵修女孩,多是xxj,大抵没有这种智商。只有润玉粉,才喜欢拿了放大镜,坐下来长篇大论地挖台词,抠细节。

我从八月起,便在香蜜当观众,“剧粉”说,润玉三观不正,怕影响官配发糖,剧粉就不要你了罢。

别处的地方,虽然不似微博恶毒,但唠唠叨叨夹缠不清的也很不少。她们往往要按秒计算着男二的出场时长,又视奸演员微博,然后造谣:在这严重毁谤下,路人想开口也很为难。

过了几天,“剧粉”又说我是四番粉了。

幸亏晋江的兔子多,打压不尽,我便改为专门吃瓜的一种无聊网友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在六界里,专门吃香蜜的瓜。虽然不少瓜,但总觉得颜值有些辣眼,三观有些恶心。官博是一副歪屁股,“剧粉”也言语恶毒,教人无法直视;只有饼妹出现,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记得。

饼妹是穿着“剧粉”“淑芬”外衣骂人的佛系粉丝。她们污言秽语;青白脸色,时常一副没吃早餐的饥饿神情;品如的外衣口袋里藏满了烧饼。穿的虽然是品如的衣服,似乎多年没脱过,也没有洗。
她们对人说话,总是满口饼言饼语,叫人半懂不懂的。

因为她们用烧饼应援,别人便从“集资九万天价烧饼应援”这半懂不懂的骚操作里,替她们取下一个绰号,叫做饼妹。

饼妹一出现,所有吃瓜的人便都看着她们笑,有的叫道:“饼妹,你家又倒贴四番了!”

饼妹不回答,对大衣说,“两个新代言,一个高奢。”便开了一串自炒帖。

他们又故意高声地嚷道:“你一定又偷穿了人家品如的衣服了!”

饼妹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昨天亲眼见你家吧主偷改了人家百科,被四番家吊着打。”

饼妹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对家卧底不能算粉……对家卧底!……披皮黑干的事,能算粉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盗号登陆”,什么“异常ip”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六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饼妹原来也有几个读过书的,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产粮;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去对家讨饭了。幸而有一手撕逼绝活,便靠撕同事,虐一虐粉。

可惜她们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毒蠢穷海。装不到几天,便连着超话主持人和吧主,一齐被抓包。如是几次,连那几个氪金的粉也没有了。饼妹没有法,便免不了时常做些偷品如衣服的事。

但她们在匿名区,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the one ;虽然偶尔激情辱骂掉皮,暂时记在路人脑海,但不出三天,喊话帖一开,定然又清清白白。

饼妹挽尊半天,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饼妹,你家当真有粉么?”饼妹看着问她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们怎的连1500的销量也艹不满呢?”

饼妹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代言人不割韭菜”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六界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香蜜另两家也可以附和着笑,大家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路人见了饼妹,也每每这样问她们,引人发笑。饼妹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拉香蜜两家下水。

有一回开帖喊话说道,“你家有代言杂志么?”有人就回帖说有。他说,“有代言,……我便问你一问。Bally这种的高奢,买得起么?”

路人心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问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饼妹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买不起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高奢牌子应该记着。将来有钱的时候,装逼要用。”

路人暗想你饼和我珍珠的等级差远呢,而且我们珍珠也从不将代言杂志当实绩;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她们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山东如意收购的牌子么?”

饼妹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瑞士的奢侈品牌,你知道么?”路人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

饼妹刚发了几个帖子,想在兔区日路,见路人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掮客开机,饼妹又照旧偷了品如衣服来笑四番,胯妹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掮客男二。胯妹便给掮客男二开艳压帖夸,身高二百帖。胯妹屠完版,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男二。

饼妹着了慌,伸出胳膊,拉住胯妹道,“不能再爬墙了,我们已经不多了。”转回身又看一看,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于是这一群胯妹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饼妹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她们,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大雪之后的两三天,路人都在讨论年终跨年,忽然有人说,“饼妹除了日常吹逼,许久没出来黑对家了。欧莱雅自闭症还时不时发作呢!”

众人才也觉得她们的确长久没有蹦哒撕逼了。

一个吃瓜的人说道,“她们怎么会出来?……她们又滑跪了。”

路人说,“哦!”

“她们总仍旧是去偷品如衣服造谣。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造谣到百草园去了。草家的谣言,是能随便造得的吗?”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是滑跪,后来是吊打,被吊打了大半夜,再被饼妹自家开除了粉籍。”

“后来呢?”

“后来开除粉籍了。”

“开除粉籍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

路人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吃自己的瓜。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我是玉兔爱嫦娥 2019-10-21 11:04
哈哈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
引用 红袖挽 2019-7-6 10:04
不错,不错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6-2 09:35
写的好
引用 上下一白 2019-5-10 15:39
又来回顾,有点想故人大大~
引用 沉默的兔子 2019-4-13 09:2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引用 水游荇 2019-4-13 01:44
我半夜来拜读大大的文章!!
引用 月饼只爱吃瓜 2019-4-10 01:56
哈哈哈哈割割就是我的笑料
引用 窈窕淑女 2019-4-5 10:42
哈哈哈,饼妹是我快乐的源泉
引用 danyuan长久 2019-4-2 13:36
六界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查看全部评论(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