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玉兔 月宫首页 原创 杂谈专栏 查看内容

香蜜日记

2019-3-27 16:25| 发布者: 赏花书僧| 查看: 949| 评论: 19|原作者: 赏花书僧

摘要: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屏都写着两个字是“网暴”!


今天晚上,很仙的男子。

我不见这种风姿仪态的神仙,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官配的粉,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今天全没男主出场,我知道不妙。

晚上小心上了微博,淑芬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她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看我的剧。前面一伙小姑娘,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淑芬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姑娘有什么仇,她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她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淑芬有什么仇,同剧粉又有什么仇;只有某一集时,把男二的仙姿仪态,夸了一句,剧粉很不高兴。

淑芬虽然没看过原著,一定也知道了男二加戏,替官配抱不平;约定网上的剧粉,同我作冤对。

但是男主粉呢?那时候,她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灵修粉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

这是他们娘老子官博教的!


晚上总是睡不着。

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她们——也有给萧策打过call的,也有被《十五年等待候鸟》作者掌过嘴的,也有骂莫南传的,也有被男二艳压过的;她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弹幕里的那个剧粉,夸了官配,嘴里说道,“四番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她眼睛却看着我。我吃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弹幕里便都哄笑起来。朋友赶过来,硬把我拖回微博了。

拖我回微博,剧粉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到了官博,便反扣上门骂男二,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待宰。
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1001的剧粉来告诉,对我朋友说,他们剧里的一个配角,给大家骂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1001剧粉和朋友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她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剧粉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她们会骂人,就未必不会骂我。

你看那香蜜女孩“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剧粉的笑,和前天1001剧粉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她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她们的牙齿,全是白森森的排着,这就是咬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我虽然不是四番粉,自从夸了男二,可就难说了。

她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

况且她们一翻脸,便说人是四番粉。

我还记得朋友教我观剧,无论怎样观众,说主角不美,她们便打上几个四番粉标签;心疼男二几句,她们便说“带资加戏,强捧之耻”。我那里猜得到她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骂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饭圈时常骂人,我也还听说,可是不甚清楚。

我打开官博一查,这官博没有逻辑,歪歪斜斜的每条微博上都写着“灵修女孩”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屏都写着两个字是“网暴”!

官博上发着这许多糖,剧粉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夸了男二,她们想要骂我了!



晚上,我看了一会剧。

官博营业发文“合法灵修”,一张图,一句话;这配的图文,逻辑不自洽,自打嘴巴,同那一伙专注灵修的灵修粉一样。

看了几行评论,辱骂男二骗婚的不知是淑芬是剧粉,我便把从前吃的那些官配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姐姐,我闷得慌,想到微博之外逛逛。”朋友不答应,不理我了;停一会,剧粉去找我朋友了。

我也不动,研究她们如何摆布我;知道她们一定不肯放松。

果然!我朋友发了一个小组链接,我轻轻点开;满屏戾气,组员怕我看出,只是低头翻鼠标,查看我过往剧评记录,暗暗观察我。

朋友说,“官博发糖,你仿佛不太好。”我说“是的。”朋友说,“今天请你到香蜜电视剧小组来,给你洗一洗。”

我说:“可以!”

其实我岂不知道这小组是灵修女孩开的!无非借了剧粉这名目,撕一撕男二:因这功用,也得一些网暴别人的快感。

我也不怕;我虽然不骂人,胆子却比她们还壮。抱紧键盘,看她们如何下手。

组内一群剧粉围着我,瞪着眼睛,翻了好一会我的剧评记录,见没说过男主不好;便瞪着她们的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看几遍灵修剪辑,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看几遍灵修剪辑!看灵修,她们是自然可以爽到;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

她们这群演员粉,又想骂别的演员,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接下手,偏要说什么剧粉淑芬,真要令我笑死。

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

小组成员和朋友,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她们便越想洗脑我。沾光一点这勇气,剧粉把我踢出小组。没多久,便私信对朋友说道,“赶紧断交罢!”朋友点点头。
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骂我的人,便是我的朋友!

骂人的是我朋友!

我是骂人的人的朋友!

我自己被人骂了,可仍然是骂人的人的朋友!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小组不是灵修粉开的,真是剧粉,也仍然是网暴别人的人。她们建的剧粉超话简介上,明明写着“四番粉与狗,不得入内”;她们还能说自己没网暴么?

至于我的朋友,也毫不冤枉她。她对我讲剧的时候,亲口说过男二“睡了编剧”;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出彩的配角,她便说艳压男主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我那时刚开始看剧,心跳了好半天。前天1001剧粉来说吃心肝的事,她也毫不奇怪,不住的点头。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既然可以造谣“睡了编剧”,便什么都谣都可随便编,什么人都骂得。我从前单听她讲真爱至上,也糊涂过去;现在晓得她讲灵修真爱的时候,不但唇边还抹着人血,而且心里满装着网暴别人的意思。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

官博下的剧粉又骂起来了。

剧粉狮子似的凶心,四番粉兔子似的怯弱,官博如狐狸般的坏心肠……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直捷团队下场,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团队勾结灵修女孩,建了剧粉群,四处造谣男二演员,辱骂夸配角的观剧路人。试看前几天网上灵修女孩的样子,和这几天我朋友的作为,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

最好是披了淑芬剧粉的名目,扯了加戏注水的虎皮,佯作替天行道,将配角狠狠踩死;他们没有团队下场网暴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男二颜仪俱佳又敬业,男主不堪,相形见绌。

他们不只是会撕配角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海伦”的,长相和演技都很难看;时常撕同事,连主角同事都照撕,阴毒无比,撕完还要别人“自然而然,学会坚强”,想起来也教人害怕。
官博是灵修女孩的婆婆,淑芬是灵修女孩的本家。前天官博下的剧粉,看我几眼,可见她们也同谋,早已接洽。豆瓣香蜜电视剧小组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最可怜的是我的朋友,她也是剧粉,何以毫不悔改;而且合伙骂我呢?还是历来惯了,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诅咒网暴别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而网暴别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她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十二三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她的笑也不像真笑。

我便问她,“网暴的事,对么?”

她仍然笑着说,“佛系剧粉,怎么会网暴。”

我立刻就晓得,她也是一伙,喜欢网暴别人的灵修女孩;我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她。

“对么?”

“这等事问他什么。你真会……说笑话。……今天官配很甜。”

官配是甜,男二也很虐了。可是我要问你,“对么?”

她不以为然了。含含胡胡的答道,“不……”

“不对?她们何以竟去骂演员?!”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1001的《莫南传》;还有微博上造谣男二的污言秽语,不堪入目!”

她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剧粉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夸配角,你夸了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她的年纪,比我朋友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狗蜜的娘老子官博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她同学朋友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骂人。



自己喜欢审丑,又怕被别人笑话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看剧聊天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她们可是剧粉淑芬官配粉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大清早,去寻我朋友;她正在微博辱骂剧评人,我便走到她背后,挡住屏幕,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她说:

“姐姐,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她赶紧抬起头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姐姐,大约当初看剧的人,都骂过一点人。后来因为心思不同,有的不骂人了,一味要深挖表演服化道细节,便变了人,变了真的剧粉。有的却还骂人,——也同灵修女孩一样,有的变了灯芯饼妹胯妹牍妹,一直变到海军。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灵修女孩。这骂人的人比不骂人的人,何等惭愧。怕比灵修女孩的惭愧胯妹,还差得很远很远。”

“主角粉撕配角艳压,挽尊主角的烂演技,还是一直从前的事。谁晓得从灵修女孩开辟天地以后,一直骂到男二的演员;从男二的演员,一直骂到编剧和作者;从编剧和作者,又一直骂到夸了男二的剧评人。今年香蜜祭天了男二,还有一个加戏神隐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她们要骂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网暴的香蜜女孩,什么事做不出;她们会骂我,也会骂你,cp粉里面,也会提纯。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虽然从来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姐姐,我相信你能说,前天剧粉又扯莫南传,你说过不能。”

当初,她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一到说破她们的隐情,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

网上一伙香蜜女孩,剧粉和淑芬,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

我认识她们是一伙,都是参与了网暴的人。

可是也晓得她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配角艳压是原罪”从来如此,应该骂的;一种是知道演员不该背锅,可是仍然要骂,又怕别人说破她男主粉身份,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朋友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都去豆瓣打一星!加戏注水咖有什么好看!”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她们的巧妙了。她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加戏赶客”的名目罩上男二。将来骂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同情。1001说的大家看了一部《莫南传》,正是这方法。这是她们的老谱!

淑芬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如何按得住我的口,我偏要对这伙人说,“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网暴的香蜜剧粉,四处流窜撕逼。

“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反噬。即使现在香蜜女孩多,也最终会败给真的剧粉!”

微博上面全是黑沉沉的风暴。编剧和出品人互相攀咬,官博煽风点火,男二和“四番粉”都在瑟瑟发抖;各方甩锅了一会,锅越发大且沉重起来,全堆在男二身上。万分沉重,动弹不得;她们的意思是要逼男二演员退圈谢罪。

路人晓得那些锅是不该一个配角演员来背的,便有人挣扎出来,挨了剧粉一圈骂,仍是偏要说,“你们香蜜女孩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这般网暴未免欺人太甚,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你们这种专爱撕逼的香蜜式剧粉,……”


十一

配角出场,热搜骂男二加戏;官配出场,热搜还是骂四番,日日是辱骂配角演员。

我打开微博,便想起我朋友;晓得天后演员退博的缘故,也全在她们。那时演员已经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样子,还在眼前。

剧粉在演员微博下骂个不住,她却劝剧粉不要骂;大约因为自己在弹幕和官博里骂了,到本尊微博底下骂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

天后演员被我朋友骂过了,剧粉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剧粉想也知道;不过骂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

记得我刚追剧时,在微博吐槽三观不正,朋友说谈恋爱的剧,做哥哥的要有杯酒泯恩仇的良善,更须亲自去将婚约解除了,哪怕被削神籍贬下界,才算好配角;剧粉也没有说不行。

哥哥骂得,影响官配恋爱的亲妈天后自然也骂得。

但是那些人的骂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


十二

不能想了。

微博时时骂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官方下场,香蜜彻底臭名昭著,官方将人血搀在蜜糖里,暗暗给灵修女孩吃。

官配粉未必无意之中,看剧时被官博带了节奏,辱骂过配角演员和编剧,后来终于也轮到灵修粉自己了……有了如此撕逼经验丰富的男主团队,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剧粉!


十三

没有骂过人的剧粉,或者还有?

救救剧粉……

二零一八年九月。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16 13:39
想念这篇文作者
引用 红袖挽 2019-7-23 03:33
到现在还想洗白呢
引用 梨花满地0716 2019-7-21 14:19
感谢美男楼吧,以前还觉得2区垃圾场颠倒黑白,美男楼一出到时观感好点,估计换了一批不眼瞎心盲的人混了
引用 红袖挽 2019-7-6 10:06
真的不敢相信,这么明目张胆的网爆无辜的人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6-2 09:34
写的真好
引用 兔子要吃瓜 2019-4-13 14:39
才看到,给大大点赞
引用 一套旧衣服 2019-4-13 00:48
不停的重演
引用 鹓扶 2019-4-10 16:05
我先看的文,然后迫不及待回头看了下作者,嘤嘤嘤,我居然也有靠文风就能猜出作者的一天(꒦_꒦)
引用 月饼只爱吃瓜 2019-4-10 01:50
八月网爆遗臭万年
引用 小超人脱掉马夹 2019-4-8 17:57
到底是读书人啊
引用 一杯竹茶 2019-4-8 16:21
为什么明明今天大太阳,我看到全身发冷的感觉
引用 窈窕淑女 2019-4-5 10:36
恶臭俱焚
引用 wsyggddr 2019-4-4 19:10
在忘川看到,来看全文了
引用 玉兔不想吃烧饼 2019-4-3 14:24
写的真好呀!
引用 danyuan长久 2019-4-1 16:03
天啊,大大太有才了,我服了
引用 zjtq96 2019-3-31 21:40
hahahahahah真的有才
引用 水游荇 2019-3-30 21:48
现在想想去年的八九月份,真的是wjby,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这样的网爆,对于饼在我这是一生嘲!
引用 微言 2019-3-29 07:34
没经过八九月的网暴,喜欢狂人日记,就为您的文笔也撒花,赞!
引用 哆啦A梦N6 2019-3-27 22:58
唉,八月的网暴真是遗臭万年

查看全部评论(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