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第一烧饼铺——第十二回:盂兰盆会

2019-3-20 22:23| 发布者: 写某人| 查看: 670| 评论: 14|原作者: 写某人

摘要: 主角:六界第一妖物胯昧 懒,不定时填坑。

七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盂兰盆节,也称中元节。这上元节是“天官赐福”中元节便是“地官赦罪”。

 

正所谓“七月十五庙门开,牛头马面两边排,阎王老爷当中坐,鬼小鬼齐齐放出来。”

 

在鹅界的八卦馆过这中元节最为热闹,这里六界往来的包打听多。消息灵通,各种奇闻逸事传的那叫一个快。

 

还有一点,这鹅界人贪“洋气”,爱新鲜,六界之外,传来任何节庆习俗都会跟风儿,像模像样的耍起来。近年来,最流行的便是从东林国辉夜山传来的“百鬼夜谈”。

 

所谓的“白鬼夜谈”就是集合百人汇聚于屋内,燃一百盏灯火。百人中,每人需准备鬼怪故事一则,讲完了便灭一盏灯,灭道九十九盏停止。若是还有人意犹未尽,仍要玩下去则极有可能召来真的鬼怪。是故没人会讲过一百则。

 

恰逢盂兰盆会,这八卦馆中爱凑热闹的闲人摆开了阵仗。围坐堂中,玩起了这“白鬼夜谈”。所讲这鬼怪故事,自然还是绕不开这六界第一妖物——胯昧。

 

说来也奇,讲到第九十九则,刚巧轮到个年轻的画师。这画师游历六界卖画为生。前几日刚在那咸鱼牌坊的鬼市与胯昧做过买卖。一肚子苦水没出倒,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发泄心中郁结。

 

“说起来就一肚子火。”

 

“我本来好好的在咸鱼牌坊支摊子买画,突然就来了胯昧。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有一种胯昧生的比寻常的块头大,立起来约有一人高,那种胯昧是会说话的。总共有三只,自称是什么,蜂蝗,雕哥,翼王。”

 

“那带头的胯昧,就是那个翼王,从屁眼般的口腹中吐出个脏兮兮的珠子,非叫我舔。我哪儿肯呀?给那胯昧急得,叼来只狗儿舔。狗也不乐意舔,他们吼它逼它舔。一舔之下到不要紧,那竟是颗荼蘼幻珠。嗖地一声,冒出了个,怎么说呢,大概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的幻境。”

 

那画师翻了个白眼“懒得形容!总之就黑漆漆的。”

 

“那个叫翼王的胯昧,许我重金,非要让我给那幻境中黑漆漆的,那个他们称作是墨尊的画像。我本是不愿意的,但又惧怕它们,可真不是为了那五斗米。咳!”

 

“但你说这单生意要怎么做?如实描绘,着实是丑。略美化些吧却又不像。这硬着头皮好不容易画完了。那打头的胯昧不满意,非让我改。您诸位给评评理,换个好看的自不是这番光景。”

 

“那后来呢?钱你拿到了吗?”有好事儿的问。

 

“钱,哪来的钱?那胯昧衔着画就跑。还丢下话说我画的不象,定金不要回来就已经算是大发慈悲了。哎呀!白忙活了一场,担惊受怕的,就落下了这俩钱儿。你们大可以问问这八卦堂的管事儿姨妈,我这人有钱的时候都是啃鸡腿下酒的,如今已经吃了一个月的阳春面了,哎!”

 

“您说那个幻珠中黑漆漆的墨尊到底张什么样儿呀!”大概是故事讲完了,还有未尽兴之人,便追着这画师问。

 

“白居易那《长恨歌》可读过。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飘渺间。”

 

“只是那山并不是什么仙山,通体都是黑石头,上还流着炽焰脓汁,很是吓人。”

 

众人听了这画师的描述,反而更加迷惑,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全然没听说过呀!

 

此时,偏坐上一位白须老道人突然开口。“我知道!”

 

“你们可听说过千载之前知界的亚利萨王朝?。。。。。。。。”

 

未等到话说完,一阵妖风起,最后一盏灯竟然被吹灭了。

 

霎时,四下漆黑一片,寒意骤起。隐隐有哀嚎声起来,越来越近。

 

“凡辱墨尊者立时暴毙!”

 

“凡辱墨尊者立时暴毙!”

 

“凡辱墨尊者立时暴毙!”

 

2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匿名 2019-12-4 20:10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7 10:40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1-3 21:57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20 15:26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10-16 06:05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8 13:04
马克
引用 喵喵喵喵喵 2019-10-2 14:32
可怜的画师2333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26 06:07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9-8 13:45
马克
引用 小果果抱玉兔 2019-4-9 17:18
哈哈,画师好惨
引用 红袖挽 2019-4-2 07:27
哈哈哈哈,可怜的画师
引用 洛阳花下兔 2019-3-29 19:23
好有画面感!喜欢太太的文风!
引用 但愿人长久 2019-3-21 12:12
哈哈,真精彩
引用 瓜田月下 2019-3-21 00:06
哈哈哈哈哈,被赖了帐的画师好惨

查看全部评论(1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