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第一烧饼铺——第十回:白蝙蝠洞

2019-3-18 21:32| 发布者: 写某人| 查看: 640| 评论: 23|原作者: 写某人

摘要: 主角:六界第一妖物胯昧 懒,不定时填坑。

砖一块一块的撬下。其后的隧道终于依稀得见。

 

这隧道斜直而下,深不见底。梅掌柜抱来磨坊绑驴的粗麻绳子,首尾相连,牢牢的拴在一起。

 

“许还是不够长”又拿来装米粮的旧布袋,裁成粗条,拧成麻花牢牢的绑上。

 

事实上,那隧道并不太陡。壮年男子手脚并用也是能做到不借助外力行动自如的。只是这老柴一家,除了老柴本人和一个小家丁,竟全是老弱妇孺。梅掌柜临时造出来的这条绳子可算是帮了大忙。

 

关先生探路,梅掌柜垫后,柴家扶老携幼的在当中。纂着这条坚固的绳索,四周虽黑洞洞,心也踏实稳当。

 

这关先生早前走过江湖,手脚利索。片刻便探到了隧道的底端,连接这隧道的有一宽展平台。立于平台之上,四周皆是钟乳石壁。洞顶有一斧劈一般的裂缝,月光自裂缝中照射进来。四下低垂的石笋仿若结了一层冰霜,亦幻亦真,甚是壮观。

 

这高崖之下竟藏了个山洞,关先生来此定居也有二十年了,竟是此刻方知。

 

不多时柴家老小也探到了洞底。反倒是梅掌柜,让大家好等。一个成年男人,竟比孩童还不如。

 

却原来,这梅掌柜担心老柴一家路上少了口粮,非要背一筐下午刚烙好的烧饼给他们带着。他这一边攀着石壁,一边又要顾着那一筐沉甸甸的饼,手忙脚乱的。

 

这隧道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本就狭窄,四壁又有尖锐的刀斧痕迹。加之幽闭之处不能生火,黑洞洞的。这一路跌跌撞撞竟摔出了一身的伤痕。

 

关先生觉得好气又好笑。

 

老柴一家本是逃难去的,行李当然越是精简越好。这涯界虽说是地广人稀,走上十数里也总能遇上人家。这一家人刚刚收了两位货郎的尾款,又不缺银钱。背一筐烧饼干嘛?反到会碍事儿吧!

 

也罢,梅掌柜这等“富贵闲人”那里逃过难?由着他去吧。

 

众人借着月光,从平台侧翼的缓坡下到洞底。这洞底阴冷潮湿,石缝间亦有涓涓细流。在此间行走,鞋袜是免不了要湿的。

 

老柴的小儿子年岁尚小,头顶还没长过菩提的肩膀。这孩子许是没受过这样的冷,原本红红的鼻头冻的青紫。鼻腔一阵痒,竟打出了一个震天响的喷嚏。这一声喷嚏不要紧,钟乳石壁上竟然镇下“落英缤纷”,霎时间洋洋洒洒,甚是好看。

 

形容是“缤纷”有些过了。事实上只是洁白一色。如这春日里随风飘落的梨花一般。

 

“莫慌,这是白蝙蝠,不伤人的。”梅掌柜道。

 

“刚刚那条暗道是我家先祖开凿的。先祖是最初发迹确实不怎么体面,所以凿出个密道来,用以防微杜渐。这洞,我儿时常随父亲过来。如今倒是几十年没下来了。”

 

众人顺着水流的方向行进,路极湿滑,所以走的很慢,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才看到出口。

 

此时,日已东升,天边露出了鱼肚白。为了躲避这胯昧竟是折腾了一夜。众人在谷底的一块赤色巨石下休息了一下,自此别过。

 

老柴自然是过不去这道坎,一脸惭愧的对梅掌柜道谢“还是给您添麻烦了。我们着一走,围在饼铺四周的胯昧可怎么办?”

 

“不要紧,反正也过了吃瓜的季节。饼铺这几日的生意淡的很,正好歇业修整几天,这胯昧寻不到人,自然会不会再纠缠。”

 

梅关二人目送柴氏一家走远。

 

次日,停了生意无事可做的梅掌柜又拉着关先生喝酒。

 

酒过三巡,关先生又开始口不择言了“我说梅陆,你可真是没溜儿。认识你那么多年怎不知你藏着这么一手?”

 

“还白蝙蝠洞,能耐了你!”

 

梅掌柜故作严肃状“我可曾问过你不想回答的问题?”

 

“你报复。”这关先生反应也是快。

 

“那好,我且问问你,你是不是找老柴他们打听我的事儿了?你干嘛不直接来问我!”

 

梅掌柜先是一愣,但见这人也未真的气恼,便耍乐了起来,捂嘴偷笑。

 

“听闻令尊是神仙一般的乾达婆,我说小楼啊!从你这儿怎么没看出来呀?”

 

“少耍贫嘴?”

 

“我看你这眼睛倒是挺好看的,就是皮糙了点,要不我问马货郎要点雪花膏,印着小丑人那种,反正他也卖不出去。”

 

“要涂你涂,我看你脸皮也不细。”

 

两人互相斗气取乐,喝了一宿。做朋友原本就应该如这般推心置腹。

2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匿名 2019-12-1 23:02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1-26 11:16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2 16:33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1-8 01:00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1-4 00:29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10-30 06:04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10-24 07:06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22 01:26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6 16:08
顶一下
引用 喵喵喵喵喵 2019-10-2 14:35
知己啊,甜!
引用 匿名 2019-10-1 14:50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19 05:01
有意思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18 06:06
好看啊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9 12:00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9-9 12:00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8-27 07:48
马克
引用 红袖挽 2019-7-27 03:06
点个赞
引用 洛阳花下兔 2019-3-29 19:14
骨科?关氏兄弟吗?
引用 红袖挽 2019-3-20 05:44
顶一下
引用 写某人 2019-3-19 21:55
骨科文学。可逆不可拆。

查看全部评论(2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