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第一烧饼铺——第七回:柴白氏

2019-3-12 21:26| 发布者: 写某人| 查看: 959| 评论: 14|原作者: 写某人

摘要: 主角:六界第一妖物胯昧 赠送番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不好了,不好了。”菩提叫嚷着,跌跌撞撞的冲进来。

 

“出事儿了掌柜的!马货郎养的那只黑猫把刘货郎的狗给挠了。”

 

梅掌柜被着个莽撞的孩童吓了一跳,湖笔落手,账本上沾了好大一个脏点。

 

“莫慌,把气喘匀了再说。”梅掌柜拍了拍这孩子的后背“到底怎么了?”

 

“那,那个马货郎和刘货郎枪老柴做的幻珠,都说要高价收。可能是估价杀红了眼,那刘货郎养的白狗儿冲着马货郎吠了起来。马货郎的黑猫大约是受了惊,下爪子挠了那狗儿,一脸都是血道子。”

 

菩提口中的老柴,就是前些日子那位与梅掌柜促膝长谈的犬界头领。这人也原不是什么头领,只是这柴氏家族中能拿主意的。

 

这柴家原是犬界望族,世代造荼靡幻珠为业。技艺精湛,在六界都是有一号的。大约是十年前,柴家与犬界另一大家族白家联姻。柴家的小少爷娶了白家的大姑娘,白氏自幼习得足尖舞,身姿绰约。柴少爷灵机一动,以舞入幻境,做出来的荼靡幻珠畅销六界。

 

也难怪两位货郎争着抢着要收购。挂着“柴白”字号的幻珠,绝不愁销路。况且这老柴正处于危时,自然不会要价太高。梅掌柜正琢磨着,老柴抱着一个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真是要命,吵个不休。”

 

“还不是你那幻珠太受欢迎。”梅掌柜笑道。

 

老柴面露难色“答应了两家都供货。哎!恐怕还要多叨扰两日。”

 

“无碍的,我这人也喜欢热闹。”老掌柜笑的一团和气。

 

“这回请万不要拒绝了。”老柴从衣袖中掏出了一把崖界的货币。“你们崖界的银钱真有趣,尖角伶仃的,不像钱,倒像个金刚钻似的。”

 

既已如此梅掌柜也不便推辞了,收下来老柴口中金刚钻似的崖币。

 

“对了,老柴。”梅掌柜忽然想起头几日,关先生喝醉了吐的那番真言。老柴是犬界人,或许会知道点什么?

 

“你可听说过关玉楼?”

 

“怎么会没听说过。”老柴觉得这问题有些好笑“三十名满香江的第一美少年吗?

 

“哦,那他是不是还有个弟弟?”

 

“这个?”老柴歪头想了一下“似乎是有的。那人很神秘,据传他爹是只乾达婆。不过那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会儿我还小,也记不得什么,你可以取问问我婆娘,她们女人对这些坊间传闻精通的很。”

 

言罢,老柴匆匆的咽了口茶。这造荼靡梦珠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儿。

 

柴白氏虽上了些年纪,可眉眼中还能看得出当年的风流,身材也保持的很好。远远看过去纤瘦窈窕,依旧是个美人。

 

晌午刚过,这柴白氏端着个装针线的小筐,坐在院落中缝改衣服。崖界地势高耸,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小孩们的衣服是不够御寒的,遂拿出寻常过冬的衣物往里面蓄些新棉。

 

“柴夫人”梅掌柜客客气气的道“有件事儿想向您请教。”

 

“哎呀,这可当不起,我一个妇道人家没念过几天书。。。。。。。”

 

“不是问诗书,是问柴夫人一件犬界的旧事。”梅掌柜顿了顿“您可知这三十年前,名满香江的关玉楼是如何死的?他是否还有个同胞兄弟?”

 

“哦,您是问这事儿。”柴白氏嫣然一笑,腮边两点梨涡。

 

“我也是听长辈说的。那关玉楼有一半的乾达婆血统,生的比常人俊。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那风头是一时无二。”

 

“哎,只可惜这人眼睛生的好看,却瞎。瞧上了同班子唱花旦的女伶官。那女人原是贪图他唱曲能入这荼靡幻珠,赚得银钱比寻常人多。但再多也是血汗钱,能多的过那躺着收租就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员外郎?那女伶官攀了高枝儿便不在想理这关玉楼。奈何这两人还有一纸婚约拘束着,也不敢明面上挑明。”

 

“后来你知怎样?那员外郎为长长久久的霸占小花旦,竟然买通了班主。上台做戏时将道具换成了真家伙。我记得那日唱的是界牌关,使得是长枪。这一枪下去肠子都出来了。我那时还小,母亲死命捂着我的眼睛。”

 

“哎,也是可惜了。爱因早种偏葬恨海里。这世事无常的!”

 

“那他那个兄弟呢?”事实上梅掌柜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是这个。

 

“他似乎是有个兄弟,也叫什么楼来着,年纪小他挺多。”

 

“啧!”柴白氏眉心轻颦“那事儿后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流落到何处了。冤孽呀!”

 

当夜,梅掌柜辗转反侧,一夜都睡不踏实。这关先生,关小楼,到底经历过何种困苦,他一个从出生起便诸事顺遂的,想都不敢想。


【小番外】

 

马货郎的扁担挑子就停在院外,那只刚惹了祸的黑猫正懒洋洋的躺在挑子上。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竹芯蹲在挑子前面选些洗手胰子之类的小玩意。忽见架子下堆着一排金色的葫芦瓶。

 

“这是什么?”竹芯问道

 

“这是洗头发的皂荚液。你要的话便宜卖给你?”

 

“我不要,这瓶上的小人太丑了。”

 

“哎~~~~~”马货郎长叹一声,后槽牙咬的紧紧,两腮鼓鼓,方正脸儿成了梯形。

 

“就是因为选错了包装,这金瓶皂荚液便宜都卖不掉。还有那雅芳斋的香粉,一包六块的牛乳酥糖。全都因为这点成了积压货。”

 

“小哥儿”马货郎对着竹芯笑了笑“要不你买你手里的胰子,我送你一瓶?”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喵喵喵喵喵 2019-10-2 14:22
哈哈哈哈哈哈xswl
引用 月饼只爱吃瓜 2019-4-13 13:59
哈哈番外xs,才解码了
引用 沉默的兔子 2019-3-30 19:42
番外xs
引用 上下一白 2019-3-19 20:04
哈哈哈前面我解码错了,以为犬界是某乎,原来是字母站啊,这银币我咋现在才get到呢,失策失策,见笑了
引用 红袖挽 2019-3-14 07:45
哈哈哈哈, 这瓶上的小人太丑了,金橘啊!
引用 写某人 2019-3-13 21:03
牛奶桃子猹: 写的好好,怎么没有送花了,一人水书求长更
我努力
引用 conytan 2019-3-13 18:32
赶紧出后续,皂荚液都换美女包装了,马货郎一出街就有人围着买。
引用 明月松间照N 2019-3-13 10:21
太有菜花了
引用 小果果抱玉兔 2019-3-13 09:14
哈哈,求后续
引用 tezuka415 2019-3-13 08:46
哈哈大金瓶加油
引用 哆啦A梦N6 2019-3-13 08:30
求更啊
引用 牛奶桃子猹 2019-3-13 05:27
写的好好,怎么没有送花了,一人水书求长更
引用 兔子爱胡萝卜 2019-3-13 01:11
精彩呀
引用 danyuan长久 2019-3-12 22:24
来刘明占座

查看全部评论(1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