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镜》第二回 终身误

2019-3-3 20:26| 发布者: 赏花书僧| 查看: 461| 评论: 16|原作者: 赏花书僧

摘要: 我一眼瞥见了她怀中那一串飘飘荡荡的芦花,配着她的笑容,美得太直白。

这一日,我换了一身未嫁时的闺阁便装,轻纱覆面,屏退了丫鬟,觅得一处小戏园子,坐在一个角落听戏。

我坐下时,台上正在唱的是折子戏《霸王别姫》,我有一搭没一搭扫视这个寒酸难掩的戏台,心不在焉地听着。台下的观众并不多,稀稀拉拉地坐在前面。也有像我这种躲在角落的,但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扯着闲篇。

“要我说,这顾公子也真是倒了霉,偏偏遇到那位鹤顶红,什么骂名都替她背了。原先风靡京城闺阁的顾郎一笑,如今倒无人问津了。”邻桌的人口中议论的顾郎,正是台上的那位霸王。

…………

台上曲终台下人散,我独自一人踱到后台,众人忙忙碌碌,顾公子坐在那里慢慢地卸妆,妆台边孤零零地插着一枝雪白的芦花,在一堆五彩的油墨和雉翎斑斓的行头中,很是打眼。

“小姐,请问找谁?”戏班的小役这一句,我还未来得及想好说词,那位顾公子已抬头望了过来,眼晴里先是不解,继而是惊讶,慢慢又转回了忧郁。

他起身朝我走了过来。

从前,他的忧郁眼神永远都是被闺中女儿家赞为“顾郎情深”。

目光相遇时,我有些狼狈。

很显然,他认出我了。

“夫人……好久不见。”他声音不复从前的那般磁性了。

毕竟从云端跌落尘埃,没有人能做到那么云淡风轻。

小役一听“夫人”二字,瞪大了眼,识趣地躲开了,顺便赶走了其他看热闹的人。

我捉了袖口,满心愧疚,却还是只能化作苍白的三个字:“对不起……”

顾公子笑笑:“夫人,今后还要登台吗?”

不是没看到他眼中的嘲讽,我仍是坚定地回答道:“是。”

顾公子被噎住了,脸上原本浅淡的笑僵在唇边,半晌才苦笑:“这次又是哪家的公子?”


顾公子本名我不得知,世人都叫他顾公子,他是成名时已不是少年。

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大名,就是从那串白色的芦花开始的。

那本是个寻常的秋日午后,我正在逛天街最大的花坊-美人面。

都说美人能闭月羞花,我见那些花儿也这么多回了,倒是一朵赛一朵地精神,仿佛在与我争艳较劲。只是每次我来时,花坊的小伙计好像都比上一次要多上一两个,一个个脸红得像大姑娘。

我挑了几盆绿菊,准备带仆人离开时,一个乡下姑娘兴冲冲地冲进店里:“掌柜的,这是今天新采的芦花!”

我一眼瞥见了她怀中那一串飘飘荡荡的芦花,配着她的笑容,美得太直白。

我的脚下像是生了根,寸步不舍得离开。

“姑娘,这芦花能卖给我吗?”我忍不住开口。

不等那姑娘答话,掌柜先嬉皮笑脸地迎了上来:“小姐,真是不好意思,这些都是小店顾客一早订了的,小姐要是喜欢,明日我给您府上亲自送过去?”

我嫌恶地看了一眼这个胖头胖脑的掌柜,点点头同意了。临出门口时又想起来问了一句:“今日这些芦花是要送到哪里的?”

“都是要送到顾公子那里的。”

“哪个顾公子?”

掌柜呵呵一笑:“小姐您这是与小可说笑呢,现在京中谁人不识顾公子呀。‘一见顾郎终生误,不见顾郎误终生。’顾公子风流俊美,仪表堂堂,不爱百媚千红女儿泪,独爱芦花秋日雪。这顾公子的戏迷都抢着送芦花讨好顾公子呢。”

我谢过了掌柜的科普,带了绿菊回了府。

某一日,京中开始风传,顾公子于梨园水榭偶闻一白衣美人清歌一曲,九韶仙音难喻其妙,心向往之。

后来有人传言,顾公子邂逅的那位美人非是旁人,正好是同行,京中某戏班的当家美艳花旦。

后来就是顾公子将与某神秘美人同台合作的消息。

有人替顾公子担忧,但更多的人是期待着英雄美人演绎的虐恋情深。

夫君替我买下了京城最好的红尘爱情戏本子《逆水仙》,我演的是位貌美倾国的女中诸葛、闺门军师,顾公子演的是深爱女主的王爷。

《逆水仙》公演的那日,除了年节庙会大祭,戏园子从没这般热闹过。

演出的效果很震撼人心,注定要浓墨重彩地刻入顾公子的人生里。

连顾公子都被我的“演技”震惊到了,水袖翻飞间,他以眼神质问我:“你怎么了?你不该是这个水平!”

戏正演到女主为男主所伤,我一脸痛苦地瞪着双无辜的大眼睛,低低道:“我怀孕了……”

顾公子被吓得后退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因为,这句不是戏里的台词。

尽管被算计了,顾公子到底还是没能忍心说出真相,在愤怒的观众开始向台上扔手边的东西时,他替我挡住了那些人的怒火。

当世人得知,这位美艳仙子早已罗敷有夫时,顾公子的那场风花雪月的相遇,彻底沦为茶坊酒肆里的笑柄。

痴情顾公子从此跌落神坛。

他曾多番托人求见于我,均被门丁拒绝。

以夫君的财势地位,想让我耳边清净,实在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在我的孩子百日时,我终于答应见他一面。

“你恨我吗?”

没想到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我摇摇头,非常诚恳地回答:“相反,我很欣赏你。”

“那你为何——算了……已经不重要了。那天我以为见到了梨园里的精灵……”

我从未见过顾公子如此落魄,便是那日跌落神坛,他也不见今日这般颓丧。

想到过去曾经被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风雅公子嫌弃容貌丑陋,我心头不禁泛起微微报复的快/感。

那时候离芦花飘白的时节还尚早,没了白芦花的顾公子,失了孤高清雅,也不过是个寻常的中年男人。


1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匿名 2019-12-23 12:21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17 14:00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2-16 21:07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12-14 19:31
抠图不自赏??
引用 匿名 2019-12-2 12:13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11-22 19:49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1-22 16:15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1-11 15:32
路过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0 21:07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3 00:42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21 00:46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0-8 16:41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10-5 22:52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8-29 09:45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8-20 09:48
马克
引用 千里共婵娟slx 2019-8-18 06:44
马克

查看全部评论(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