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镜》第一回 镜落红尘

2019-3-3 19:49| 发布者: 赏花书僧| 查看: 641| 评论: 23|原作者: 赏花书僧

摘要: 男子目光闪闪:“想来是我这几千年未露面,竟不知园中来了这般伶牙俐齿的小仙娥。”
“宝镜妹妹,此去人间不易,看在你我相识千年,姐姐我这里有一锦囊相赠,如遇难决之事可拆开以渡困厄。然仅此一次,若非万难,切不可轻用。”
宝镜接过青衣仙娥递过的锦囊,眼睛眨了眨,想挤出一丝伤感泪,最后只是苦笑道了声谢。

人间,中原大国某城。
我叫宝儿,你可以叫我仙子,也可以叫我的大名杨宝儿。皆因为“宝儿”太出名,很多人不记得我有个很正经的名字,不过也有不少人嘲讽我“换头”。
我现在的身份是个大戏班的花旦,这也是很多人嘲笑我的原因之一。
我的夫君是个头脑不错的生意人,也是这个戏班的大金主。他是个很霸道,很喜欢在世人面前展示对我的情意,我爱戏台,他便以此博我欢心,所以那些想在这个大戏班登台的小生,就不能拒绝与我搭戏。
而这些所谓的当红小生,在与我同台后,无一不落寞一身尘,被唾弃演技诈欺。
小生的拥趸者们认为是我害了他们。
她们骂我是花瓶,说我是梨园界的鹤顶红。
我笑了笑,没作声。直到有一次,我失口说出了我若有心,演技完全可以梨园花旦封王。
从此以后骂我的人更多了。
夫君心疼我,他并没有高低贵贱的门户之见,但仍是劝我息影回家相夫教子,当个阔太太。
我拒绝了,笑着说,“我就是为梨园而生的。”
夫君看我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艳欣赏,我知道,为了戏台无论我做什么事,他都只有欣赏,欣赏我的狂妄。
然而我却有个秘密,便是夫君,也无可奈何的秘密。

我不是一个普通人,生来就带有一些记忆。
我的前世,是天界梨园的宝镜,每个梨园子弟都喜欢对着我的宝镜梳妆,我也因此得惠听遍了人间的话本戏谱。
某一日是梨园弟/子们休息,园子里空荡荡。我觑了个空化出人形,游玩了半日无聊,就走到那空旷的戏台上,咿呀呀地学着唱起了《长生殿》。待得那句“此恨绵绵无绝期”一出,不觉面上已是泪痕斑驳,台下忽听一人抚掌大赞:“妙哉妙哉!”
我大惊失色,方才唱得入情,竟不知台下何时多了一位白面郎君,也不知站在那里听了多久。
我转身匆匆下台欲寻路离开,哪知那男子竟毫不避讳地在戏台边拦住我:“你是哪一宫的仙娥?我为何之前从未见过你?”
我暗叫不妙,面上仍是镇定自若:“无名小婢,误闯梨园,还请仙驾行个方便。”
那男子笑了起来:“你把《长生殿》唱得这般入情,便是连我也被打动了。不如你留个名姓与我,改日我也好造访一二。”
“尊驾究竟是何人?岂不知天界规矩,仙娥仙官不可私相往来?”我并不傻,这位虽着便服看不出品阶,但通身气派绝非寻常小仙。
男子目光闪闪,摸了摸下巴,有些赧然:“想来是我这几千年未露面,竟不知园中来了这般伶牙俐齿的小仙娥。也罢,今日相逢本是缘份,我见你如此爱戏,想送仙子一物……”
说话间,男子从袖中摸出一件物什,递了过来,我垂眼一瞧,却是一件浑白的龙纹玉璧。
我收回目光,不肯接。
谁知那男子忽然抓过我的手,将玉璧扣入我掌中,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

这块玉璧在我这里一放就是一千二百年,我再没等到那个玉面男子在梨园中出现。
后来终于有人意识到了我的存在,我也正式有了正式的仙阶位份。
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梨园镜仙。
直到有一日我与其他小仙娥在天河边游玩,忽想起了《长生殿》一时感伤,拿出那枚玉璧赏玩。却被同行的素女仙娥惊讶道:“宝镜妹妹,你从何处得来此物?”
“你认得这玉璧?”我正百思不得其解此物来头,遂将话问出口来。
“傻妹妹,天界梨园子弟有谁不识此物……也对,他有近万年不曾现身,妹妹你年幼不识得,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你从何处得到此物?”
我犹豫不知该不该说,有那好事的小仙娥来抢那玉璧过去看,我一时手滑,那玉璧竟就这样跌落到天河下面去了。
“啊呀!”我与那小仙娥同时一声惊叫,已不见了玉璧踪影。
青衣和素女也都被惊到了,暗暗顿足。

及至被问罪时,我才知晓那日与我交谈的男子竟是梨园之神。
众仙传言,他因在人间历劫时为情所伤,只留下一块玉璧怀想。
后来那块玉璧不知为何被梨园一小仙娥所窃,且误坠红尘。
按律本应罚我打回原形,永世不能修仙的。
但他们要我去人间寻回玉璧,以及可能追玉璧而至人间的梨园之神。
我很怀疑,为何他们如此笃定,与他不过一面之缘的小小镜仙能够找到梨园之神?
但是由不得我辩解,我变成了凡人。

我投胎到了一户姓杨人家。
戏本里那些仙娥转世,不是艳冠城阙,就是倾国祸水。
而我发现,我这种低位小仙投胎,也只能是普通人家,长相不仅不能谈得上平庸,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丑中极品。
虽然我身材尚可,不过在这个人人看脸的世界,这实在是一件很伤的事情。
更何况,我还要找到梨园之神和玉璧。
以我这张脸,想进梨园,无异于异想天开。
在我折腾了很多年,眼看快要错过入梨园最高年龄时,我拆开了青衣给我的锦囊。
我选择了终南捷径。
是的,我换头了。
虽然人人嘲讽我,但是我觉得很值得。
或者说,我根本不在乎世人那小小的嘲讽。
我用换来的这张美人面,从此在戏台上风生水起,平步青云,结识了如今的夫君,成功地嫁给了他,成了梨园戏班的金主夫人,过起了人人称羡的优越生活。
但是我很焦虑。
我来人间,并不是为了这些凡夫俗子的梦想。
漫漫红尘不过百年,我究竟要何时,才能找到那位梨园之神?


2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0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20 15:30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18 16:55
啥时候回来呀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13 15:29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2-12 19:00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12 16:11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2-11 19:32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2-10 16:47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12-10 11:40
额,大宝贝
引用 匿名 2019-12-7 12:54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2-6 19:47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2-3 21:22
马克
引用 南雪 2019-11-21 11:29
想太太了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8 16:15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11 10:19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1-9 13:08
马克
引用 正在输入 2019-10-28 08:06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10-24 16:38
马克
引用 吃瓜群众2019 2019-9-26 02:28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9-18 14:21
马克
引用 匿名 2019-8-29 16:14
马克

查看全部评论(23)

返回顶部